【斯威胁】【无授权翻译】Felt-tip Tattoos

圣诞节虽然蠢蠢欲动但没考虑好写啥,加上最近斯威胁情绪高涨于是自娱自乐地翻译了一个小甜饼。

不擅长翻译,干巴巴的...所以各位看官如果有啥意见都欢迎评论留言√大家来探讨一下√

注意!文中一些括号里是作者的话,一些是我自己的话还有一些是原文备注,我自己的话前面都标注了八月

全程手机码字,欢迎捉虫

圣诞节快乐呀w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79176

提示:这里假设威胁是单亲爸爸

正文:

“Archie!”Woj大喊着,小男孩跑来为他开门。鬼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他才只有3尺高,根本没到能碰到门把手的高度。

Woj把Archie捞起来抱在怀里,在把他重新放下来之前,Woj假装要把他当做飞机飞一会。显然Archie并不想这样,他在坐到Woj的脚上之前紧紧抓住了后者的腿。

“你可以成为最好的爸爸,Woj,孩子们都很喜欢你。”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Woj小心地转过身来(他不想让Archie撞到地板),发现Jack正站在他的背后,然后他们交换了那个他们从一线队开始就在用的复杂的“见面握手礼”。(八月:原文是the elaborate handshake,我觉得这里是那种哥们之间的碰拳手势)Jack走回厨房,Woj试图跟在他身后,但当他意识到腿上还有一双紧紧抓着的小手时,他就知道他的尝试并不会有什么卵用。不,不是一双,Woj纠正自己。现在又加上了一双Deliah的手。而且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双手的力气简直大得不可思议。

“呃...Jack?能过来搭把手吗?”但Jack只是用鼻子哼哼,笑着摇头。

“你还是自己来吧哥们。”

Woj试着像婴儿一样朝Jack的方向蹒跚迈步,但他却被一只抓在他膝盖上调整力度的小手给绊倒了。一脸扑进地毯里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他妈造了什么孽才让自己被搞得这么尴尬?他从柔软的地毯上抬头看向Jack,发现那家伙正在嘲笑他。

“你知道吗,作为一个守门员,你的平衡感简直就是一坨屎。”

“那么作为一个爸爸,”Woj回呛,“你的脏话真是太糟糕了。”(awful language)

他说这话的时候仍然趴在地板上,然后他很快意识到——虽然已经太晚了——熊孩子们已经挥舞着记号笔在他的腿上到处画他们眼里的“纹身”。他想收回自己的腿,但Delilah有力地坐在上面,以确保他不会溜掉。不过Woj也没有要把她推下去的意思。

Jack还在嘲笑他。为了不忘记这个棒极了的搞笑素材,他赶紧抓起iPhone捕捉这个瞬间。当然了,如果他不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分享Woj这尴尬的一刻,他就不是Jack了。

***

孩子们都上床睡觉了,他们俩一起坐在厨房的餐桌前,分享着一瓶酒。Jack手里拿着一块法兰绒布,试着擦掉那些把Woj的腿弄得乱七八糟的...有趣的记号笔纹身。但是擦拭没什么效果,因为那些画是用永久性马克笔画上去的。尽管不想承认,但Woj确实并不怎么能忍受疼痛,这些法兰绒糟蹋了他“精致的皮肤”——他自己总是喜欢这么说。最后他们还是放弃了,索性玩起“猜猜画的啥”游戏。

“我他妈一点头绪都没有...这是一个奖杯吗?”

Jack猜想着,眯眼观察一块歪歪扭扭的图。他觉得自己说得挺有道理的,“也许是一座足总奖杯?”

“不不不,这肯定是一座颁发给这个屋子里最帅男人的奖杯,”Woj用世界上最轻松的语气回答。他这种迷之自信总是能让Jack感到惊讶。Woj把头发扫到后面,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似乎是在论证“我最帅”这个观点。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哥们。原来你是这么看待我的啊,这对我来说真是意义重大。”Jack傻笑着回答。(八月:我觉得这里是夹克故意理解成3c在夸他,回呛3c)他知道Woj肯定会说点像刚才那样自恋又调侃的话(八月:这里的形容词是我自己加的),但是Jack在这方面和他可是势均力敌,他知道该怎么说来小小地刺激一下Woj。

Szczesney只是翻了个白眼,“有些人今天很膨胀啊,是吧Jack?”

“虚伪!”Jack听上去有点气恼,不过他很快又继续说,“好了,行吧,这个奖杯是颁给最佳爸爸的,所以它还是我的。”尽管他知道自己表现得像个孩子一样幼稚,但他并不想草草结束奖杯之争。不过Jack的恢复力(八月:原文 resilience,我觉得可能是说他又马上找到另外一个切入点跟3c争论,不是很确定怎么翻orz)和争强好斗的暴脾气也是他魅力的一部分啦。Jack向后靠在椅子上,期待着能从他脸上捕捉到他在完全理解他巧妙回击的精髓之处后流露出的生气表情。不过他失策了,Woj只是挑起眉毛,注视着因此而变得沮丧的Jack。

“但是Wilsh,”Woj开腔,“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的可是‘你能成为最好的爸爸'——所以咯我觉得这个奖杯还是我的。”思索一分钟之后他又送上一个wink,“不过你也知道的,我得这个奖杯也是因为我最帅。”

Jack正准备要回答的时候,从厨房里传来的哒哒哒脚步声打乱了他的思路。他的小男孩穿着一件巨大的阿森纳T恤,手里抓着泰迪熊,跌跌撞撞走到角落处。

“爸——爸——(Daaaaaddy),我睡不着,”一个小小的声音冒出来,让Woj不禁对这个小可爱笑起来。但可爱的事物并不能让他分心,他很快想到了一个简单的办法来结束他们对于奖杯到底给谁的争论。

“Archie,”Woj对他轻喊,“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这个穿着托马斯小火车睡衣(八月:这里原文有bug..作者好像忘了阿奇到底穿着啥了..)的男孩疲倦地靠在他爸爸的腿上,看起来十分需要睡眠。Jack把他抱起来放在膝盖上。Woj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个好爸爸,不过他才不会把这话告诉Jack,他可没那么绅士大方。Woj还不想输掉这场斗争,至少现在还不行。

赶在时间太晚,这个小男孩重新睡着之前,他问Archie,“Archie,你觉得谁更帅?我还是你爸爸?”Woj靠在椅子上耐心等待答案,对着正瞪着他的Jack笑起来,他知道答案是什么。

“嗯,霸霸(dada),”Archie懒洋洋地回答,一部分声音被淹没在了哈欠里听不太清,但这个答案对Jack来说已经足够他对Woj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了。

“不好意思了哥们,我们的小伙子好像说奖杯应该给我!”

Woj可以看出Jack对自己感到满意,大多数情况下Archie都会选择Woj。好吧,不得不承认,因为Woj和Archie真的相处得很好。(不过这和Woj每次来都带一大堆玩具和糖果有一定的关系)Jack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几乎感到嫉妒,但他又很开心能看到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能够相处得如此融洽。

然而Jack被一个充满睡意的声音从胡思乱想中拉出来,“不,不是爸爸,是霸霸,”Archie边说边起劲地(不是特别起劲,想想他有多累吧)指向Woj,而被他指着的那个人正陷入一种极度的惊讶和自豪之中。回答问题看上去消耗了Archie太多精力了,几秒钟之后他就在他爸爸的臂弯里睡着了,接着就被送回了床上。

***

Jack十分钟之后回来了,Archie被安稳地塞进了他自己的被子里。Jack皱着眉,但并不是以一种生气的方式,这只是他在进行“深度思考”时的表情。Woj觉得这是Jack非常让人着迷的事情之一,但他是永远也不会承认的。

欣赏Jack的表情并不是Woj唯一所考虑的事情。对于被称为“霸霸”,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确实很爱被孩子们看成是家庭的一部分,但他不想替代Lauren,不管她去了哪里她都该回来。但搬进这间屋子和Jack一起住对Woj来说是能够发生的最好的事情,这是他绝对绝对要想做的事情。但他不知道Jack对此有什么看法,而且他也不想太积极地推动这件事的进展。Woj总是以一种自由的、使自己舒适的态度面对自己的情绪,但他太了解Jack了,在乖张不羁的外表下,他只是一个缺乏安全感,从不真正流露自己情感的人。

Jack递给他一个续满酒的玻璃杯,打断他那些胡思乱想。他小啜一口,准备说些什么,而Jack正在研究一个画在他腿上的图案。

“这看起来很像我们,不是吗?”他对Woj低声耳语。靠得如此近,Woj能明白地理解Jack的意思,他的腿上确实有两个个子稍高的小人和他们那被画得歪歪扭扭的脸。如果你能用“人”来描述他们画的东西的话,那画在他们俩中间的就是两个个头更小一些的“人”。

“你认为——我是说,你觉得他们把我看成家庭一员了吗?”Woj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确定,他不想冒犯Jack但是他很想知道问题的答案,他不想误解现在这种其乐融融的情形。当他看向Jack时,没有什么能掩饰他眼里期待的光芒。

幸好Jack能从woj的眼睛里很好地读出他的期待,不然他会以为被叫做“霸霸”让woj感觉尴尬,感到被冒犯——甚至是感到生气。但是仅仅确认这一点对他来说还不够,Jack开口回答他的时候手指几乎在轻微颤抖。

“我想是这样的,我是说,对,好吧,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所以至少...你对这没什么意见(okay)吧?”Jack有点结巴,声音里还带着一点小小的困惑。这让Szczesney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着迷地笑起来。他忍不住伸手抱住Jack,无法掩饰自己的感情(affection)。他很少像这样明白展露自己的情绪。

“我爱他们这样叫我啊(I'd love that,和前面的okay对应,但是总感觉没翻出那个感觉 跪orz)Wilsh,”他坦白,“我爱你。”

***

接下来的几个月并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不过woj不再回他自己的家了,现在Jack的家就是他的家。这里有他爱的人,也有爱他的家人,Jack所在就是他的所在。

从Lauren离开他之后开始,Jack就没有比现在更快乐过了,不过回头想想,从Lauren离开他之前也是。他回家的时候更开心了,他甚至都在改正他说话时候夹带的那些脏话了(好吧,除了在庆祝捧杯的时候说的那些词)。

某天早上Jack醒得有点早,他点击解锁手机,那张Woj坐在地上让孩子们在腿上涂涂画画的图片又一次出现在视线里。

他唤醒woj,给他看这张照片,woj甚至都不介意被突然打断他的睡梦时间,因为这也是对他来说意义重大的一刻。

“你说得挺对的,”Jack低声咕哝,“你确实该获得这个最佳爸爸奖杯。”

Woj有点不好意思,“不,那是给你的Wilsh,”Jack想说点什么来打断他时,他抢先一步接着说下去,“但是我还是应该得最帅奖。”

对于他们达成的共识,他们都愉快而满意地点点头。接着他们又紧紧拥抱着彼此,重新沉入梦乡。

*****
图片来自网络 侵删致歉
前两天挖坟的时候觉得这张图特别适合这篇文
two real ones❤

评论(6)
热度(13)
© AugustSpace|Powered by LOFTER